311地震當時,我們人在公園。

原本按照平日行程是要去區民中心兒童館玩的,臨時改變主意推車到公園去讓小豬仔追鴿子,一旁還有三個兩歲左右的小男生一起跑來跑去,非常平凡的午後。

地震來時,腳踏在平地上的我覺得不可思議,出生在地震島國,卻第一次感受到這種大地晃動的感覺。地震的同時,手機傳來小豬公的簡訊,簡短的"地震"和五個臉青青的表情符號。我則馬上傳了"公園",告訴他我們人在公園、平安,要他放心。抱起小豬仔遠離池塘邊和樹木路燈,一旁的老先生老太太慌慌張張向我們靠過來,互相安慰對方"大丈夫?"(沒事吧?)。接著又是一波強烈的搖晃,我們彎著腰,很像是準備好隨時就要趴在地上,抬頭看著搖晃的路燈,我心想:連平地都這麼晃了,高樓怎麼辦?不知道震源在哪?希望離東京不要太遠,這樣表示震度不至於太大,若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還這麼強,就糟了。

 

池塘的水一波波的湧出來,小豬仔被我抱得緊緊。幸好,幸好她還小,不懂得什麼是地震,不會恐懼。一旁的小男生在媽媽懷中啜泣,大家都是一臉驚恐。老爺爺拿出"公園老爺爺必備神器":小型收音機,裡頭傳出的地震速報,讓我們稍微安心一些,但也跟著越來越緊張。安心的是接收到資訊,緊張卻也是來自於資訊。

 

嘗試著要打電話給小豬公,不通。公共電話也不通。在公園呆了快一個小時,決定走回家看一下家裏狀況,雖然新房子耐震度高,但還是會擔心的。路上還碰到幾次較大的餘震,棒球場的鐵圍欄被搖得咖資咖資響,嚇得我推車狂奔。走到家前用網路電話和小豬公聯絡上了,雖然訊號不好,但至少知道他平安、網路也通,安心很多。趕快先去領了錢,還買了一些蔬果回家,商店大放送,用極便宜的價格買到一大袋的青菜,撿到便宜。

 

回家看了一下家裏和鄰居都沒事,倒了些相框、二樓書櫃位移十公分,其餘之外都很好。感謝建商使用防震櫥櫃,地震時櫃子會自動上鎖,加上餐具櫃用是橫開的拉窗,所以我的廚房沒有災情。打開電視看新聞,一面上網報平安,確認在日本的友人也都安全,才真的鬆了一口氣。

 

隨著時間經過,餘震一波又一波,災情不明朗,不過東京都內交通網全斷,直到下班時間電車仍然沒有準備運行的樣子,小豬公決定走路回家,直線距離12km預計要走4小時(其實實際距離約20km,真的要走是超過的)。住附近的小夢一個人在家、男友決定當晚不回家睡,放一個女生在隨時都有餘震的家裏過夜讓我很擔心,就讓她來我們家,彼此陪伴也安心些。

 

幸好,小豬公邊走邊看推特訊息,走到新宿就發現電車開通,順利的在十點前進家門。雖然一夜餘震,但至少一家平安。

 

隔天之後,資訊越來越多,海嘯核災死亡人數,

無一不令人難過與驚恐。加上台灣媒體強烈渲染,在台灣的親友關心我們,也同時造成不小的心理壓力。

地震過後我們的生活還算正常,電車班次減少對小豬公上班稍有不便;超市裡頭搶購生活物資的人潮確實造成一些驚慌;幸好我們家食糧一直都很充足,只需存些水就行。只不過核災的消息一直不樂觀,最後為了讓長輩安心,還是決定臨時安排回台,15號傍晚訂票,16號中午就走。

收拾行李時,我只把小豬仔的衣物用品帶全,兩個大人隨便塞了一兩套內衣就行。還有,還有我除了老公孩子之外的貴重物品:這些年來小豬公送的首飾、結婚時我媽給的金鏈子、小豬仔的臍帶和住院時用的識別手環。就這樣。剩下的,全留在我們的家裡,留在這個很像是要被我們遺棄的家裡。

離家時,小豬仔的出生記念樹=杏桃,正結著花苞,我凝視著那些小小的花苞祈禱,希望我們可以一起回來看她開花。回程機票是星期一,如果狀況不要變壞,我們就可以一起回家。結果,只有小豬公如期返家,我和小豬仔還是多留了一星期。
IMG_0906.jpg
離家時
IMG_0174.jpg  
小豬公返家時迎接他的杏桃花

 

換個角度想,其實我們算是賺到一個回台假期,也讓小豬仔見到很多親友,還是蠻開心的,只是一想到我們的家、和仍然留在東京的朋友、堅守崗位的小豬公同事,心情還是很難萬里無雲。核災的後續處理不是一兩天的事情,狀況也沒有惡化到需要撤離的程度,因此我們選擇回到東京。

 

老天保佑,希望事情都能夠漸漸好轉,希望東北地方的復原能夠順利,我也要來好好的節電省水共體時艱。我們都好,謝謝大家的關心,也請大家幫忙祈禱,願一切儘速恢復往昔,也希望在狀況平復下來之後,大家能多到日本旅遊喔~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oneyfi 的頭像
honeyfi

旅行 是存在於我們血液中的因子

honeyf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